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美少妇的哀羞 第三十七章

时间:2018-01-14
中年人手持利剪迅速飞舞,一会儿功夫,小依身上的衣裙已被剪得稀巴烂,预订要接受刺青的部位,更是完全赤裸的露出来,她两条胳臂被中年人的助手抓住,足足经过了一个多钟头的身心酷刑,被捆成不堪姿态的诱人胴体早已香汁淋漓,泪水和气力在刺青进行一半时就用尽了。
  被称作魏老师的中年人刺完最后一针,用棉纸拭去血水。
  「老师!已经完成了吗?」沈总紧张的问道。
  「嗯」中年人勉力的直起上身,从助手手中接过毛巾拭脸,足足一个钟头,他把全部的精神都灌注在小依白玉无暇的身体上,致使他看起来十分疲惫,不过双眸却闪烁着狂热的神采。
  「老师!你到底在她身上刺了些什么花样?」朱委员难掩焦急的问着,因为在他眼里,小依美丽的肉体仍然洁白如璧。
  那中年人还是一贯深沉的调调:「我说过这是特殊颜料,需要刺激才会浮现出来,现在你可以试试她。」朱委员闻言立即拿起电话找他的保镳,几秒后,一个身高足足有200公分的魁梧黑人推门进来。
  「史蒂芬!给你一个好差事,这个漂亮妞的肉洞借你的手玩一玩!」
  「Really?谢谢老闆!」黑人闻言就开始解皮带。
  「呜!……」小依听到朱委员要这可怕的黑人来侵犯她,吓得又挣扭起来。
  「Fuck you!我说用手,没叫你用老二!」朱委员见状即刻怒斥那黑人!
  「Sorry……我误会了,用手就可以了吗!」黑人伸出他的中指走近小依……
  「呜……」她一双大眼睛充满惊惧,黑人的手指相当丑恶,外面肤色黑如木炭,指腹和指甲却又呈现淡肉色。
  「出……出来了!」此时沈总突然结巴地叫着,像个粽子般被扎在桌上的小依,雪白肉体竟梦幻般的浮现三圃美丽花朵,一朵以肛蕊为中心含苞待放,一朵盛开在白皙光溜的耻阜上,还有一朵以晕红的乳头为花心、娇柔的绽放在满布汗珠的峰顶。
  「真是巧夺天工的杰作啊!」朱委员和沈总两人连眼都捨不得眨一下,这个师父果真是不凡的人体艺术家,粉红透白的花朵完全融入小依迷人的气质中,不但没有一丝淫媚刺眼的俗气,还增添了楚楚动人的韵味。
  「可是……史蒂芬都还没碰到她,怎么会……」沈总口乾舌燥的问道。
  「只要她动情或害怕时,刺青自然会浮出来,而且随着程度的不同,花的色泽也会改变。」中年人淡淡的解释。
  「史蒂芬!快点试看看!」朱委员早已等不及要看,若非他忌讳沾到女人经血,早就自己动手了!
  「呜……」小依满怀悲痛哀羞的望着朱委员,希望能得到一点怜悯,但显然是没用的,史蒂分正慢慢将他粗黑的手指插入湿暖的肉洞,小依除了在桌上作有限的挣扭外,其他根本无计可施。
  「慢慢变红了……好美啊……这是我的艺术品中最美的一样了……」朱委员兴奋的喊着!
  「呜……呜……」意识渐渐模糊的小依想大声的叫出来:「我不是你的收藏品!我是玉彬的妻子!我是玉彬的妻子!」但是嘴巴被塞绑着只能发出不知所谓的声音,听在男人耳里和叫床呻吟并无两样。
  沈总在她屁股下的桌面上铺了片白棉布,因为殷红的经血随着黑人手指的插入而泊泊涌出,史蒂芬的手指插到底已经深深刺到花心,接着就左抠右挖的抽送起来。
  「呜!……呜!……」小依在桌上激烈的哀鸣扭动,那根粗指在涵满温血和分泌物的阴道内「噗啾!噗啾!」的出没,当指根撞击阴户的剎那!怵目惊心的血水也喷溅开来。可能体内未排出的血块被手指粗暴的挖散,垫在桌上的整块棉布已被染成红色,但生性残暴的史蒂芬嗅到血腥味更加兴奋,手指毫不怜疼的猛插乱捣,雪白肉体上的花朵已兴奋呈鲜艳欲滴的红色……
  「ㄠ!……」小依最后仰直粉颈发出一声凄烈哀鸣,一蓬尿液杂着经血喷洒出来,人终于受不了晕死过去。
  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卧在朱委员办公室的长沙发上,沈总和朱委员坐在她两侧,她的头倾靠着朱委员肥软的肚子,匀长秀丽的玉腿横放在沈总的大腿上。
  「醒来啦!该换衣服,我们要出发了!」沈总摸着她光滑的大腿,柔声的对她说。
  「要去哪里?」小依虚弱的问道。经过刚才的蹂躏,她的唇色苍白,看起来相当凄美可怜。
  「当然是参加晚会啦!你忘了今天要当朱委员的女伴吗?」
  「可是我……好累,而且衣服都被你们弄成了这样……」小依在昏过去那段时间,身上被剪烂的衣服已被扯得差不多了,丝袜、裙子和内衣都被脱走,现在只有一件被剪成一条一条布缕的可怜薄衫能蔽体,只不过破烂得连乳房都遮不起来。
  「衣服早就準备好了!穿上吧」沈总从旁边桌上拿起一套新衣,竟和小依穿来的一模一样!面对小依诧异的表情,沈总笑着说道:「朱委员很喜欢你今天的打扮,刚才特别叫人準备的,快起来穿吧!」他把衣服盖在小依身上。
  小依忍不住泪水又充满眼眶,明明是想让男人不对她产生邪念的穿着,没想到竟是恶狼的最爱。
  她无助又无奈的在朱委员和沈总炯炯的注视下,一件一件的穿起内衣裤、衬衫、丝袜……回到粉领丽人的装扮,在朱委员的搂拥下出了办公室,搭乘专用电梯直达他的专车待命区,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已在等候……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  今晚在本市一级政商名流最喜欢聚会的俱乐部内,设计如酒店般的十几组开放式坐厢已被坐满,少说也有七、八十人。再仔细看,在场至少有一半人物都是一般人立刻叫得出名字来的显赫人士。很明显,他们来这里聚会是準备狂欢一整夜,坐位区的亮度故意调得昏暗,七綵灯光集中在会厅中央不算小的表演台,充满性暗示的淫靡乐声将现场气氛营造得更诡异,彷彿是魔鬼的晚宴。
  「裘董,朱委员的妞真有他说的那么正点吗?今天的表演不知道是您会获胜还是他?」当红的新闻节目主持人陶正道正和一位长像霸气的中年男人聊天,这被称裘董的男人是媒体大亨,连政界层峰都要敬他几分,否则被他手下众多的媒体联合封杀,恐怕不死也得得重伤了!
  「哼!管他谁胜!最重要是要爽,我们来这里就是要爽的!……不过话说回来,嘿嘿……今晚我也有个神秘武器,不会让老朱专美于前的。」裘董深沉的笑了一笑,目光飘向大厅角落的坐厢,陶正道眼睛不由得随着他视线看去!
  「您……您是说她……」陶正道显得十分惊讶,裘董不置可否的扬了一下嘴角,表示他猜得没错。
  「可……可是她已经是David的女朋友……David不是也来了吗?怎么可能……」陶正道瞪大眼睛结巴的道。
  「我故意要他来的,不然他够格来这里吗?而且他们也不晓得我们晚会的内容。」裘董阴沉的冷笑着。
  「那您的意思是要……」陶正道感到从未有过的罪恶刺激让他热血沸腾,看来今晚真得有好戏可看了!
  「这小贱人自以为聪明,嘴巴甜得很,却一而再、再而三的推掉我的约会,她以为我不知道她在敷衍我吗?哼!还跟David那小子在一起,我裘某人看上的女人谁敢和我抢!今晚一定要让她尝到教训。」裘董愈说愈愤怒,手中的雪茄被他折成二截。
  他们谈的是在裘董集团下,一个知名频道企划部任职的女孩高欣恬。每个第一眼见到她的男人都会被她灵秀动人的神韵深深吸引,更让人心跳加速的是她的身材,明明是摇曳生姿的杨柳腰,却有一对胀满衣服的胸脯,有这样的美女在公司里,嗜色的裘董怎会放过?但是欣恬是十分冰雪聪明的女孩,早和公司里另一位优秀的年轻经理是男女朋友,她也知到裘董不好惹,因此常常甜言蜜语左推右挡,裘董不但没得到一点甜头,连想发怒都无从发起,积压了许久终于决定设下今天的圈套要她受罪。
  正当陶正道和裘董在谈论着高欣恬,朱委员也搂着小依的腰走进来,裘董看见立即起身迎接。
  「朱老!您老总算到了。」这时他注意到了在朱委员身边怯生生垂着头的小依,没想到比他的欣恬有过之而无不及!「这……这美人……太正点了!她就是您的新情妇吗!」裘董瞪大眼不断上下打量着小依。
  「我不是情妇!」小依急着想辩解,她明明是有丈夫的人,却总是被人当作情妇。
  「对!她只是个性玩具!你想要,我也可以借你上看看!」朱委员对她的辩解感到很没面子,因此故意大声的羞辱她。
  「我……」小依看到许多人的眼光都转向自己,还想说的话硬生生的吞进肚子!她知道再解释只会更难堪而以,于是在朱委员半强迫下乖乖的坐在他腿上。
  此时在宴会厅角落的坐厢,欣恬凑在男友David耳边轻声道:「老公,我不喜欢这里的感觉……我们离开好吗?」
  David的手臂环过她的肩膀,轻轻拍了拍她道:「怎么了?是不是音乐太煽情?让你想和我回家玩亲亲啊?」
  「讨厌!人家是说真的!……我有不好的预感……心里头怪怪的。」欣恬显然有点愠怒,她平常很少这样,因此David也赶紧正经起来:「如果要走!也要向裘董致个意,不然太失礼了。」
  「老公……你去说就好了,我不想和他多接触。」欣恬半撒娇的摇着David的手臂。
  「真拿你没办法!」David轻轻点了一下女友俏丽的鼻头,语气充满幸福和宠爱,他知道裘董想追求欣恬,常假公事要欣恬去见他,实则另有企图,虽然David不满裘董明知欣恬是他女友还这样,但碍于他是老闆的关係也只好能忍则忍,还好欣恬从没被裘董的金钱攻势所动摇,反而更讨厌他。
  「裘董,我有事要先离开,先来敬您老一杯!」David恭敬的举着红酒杯向裘董致意。
  「这样啊!……晚会都还没开始呢?太不给我面子了吧?」裘董故作一脸诧异的望着David,这让David不知如何反应才好,一时间僵在那里进退不得!
  「老裘,人家年轻人有事就让人家先走吧!反正看不到是他的损失啊!」朱委员出声替David解了围。
  「谢谢委员……我真的临时有事,真的很抱歉,裘董!我先乾一杯来向您赔罪」David忙仰头一口喝掉红酒!
  「好啦!我只是和你开玩笑,干嘛紧张成这样!我心胸会那么狭窄吗?」裘董突然又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,让David鬆了口气。只是没想到,他接着又说:「反正欣恬还会留下来嘛!」
  David闻言差点被呛到!
  「不……她……她也有事,事实上……是我要载她去处理一些事……」David显得语无轮次。
  「唉!算了!去吧!去吧!」裘董大方的摇了摇手要他离开。
  「谢谢裘董……那我们先走了。」David如释重负的往后退,但才走没几步,裘董突然又叫住他!
  「我想到一件事,你们不能就这样离开!」
  David心中不知把这阴沉莫测的老色鬼骂上几百次,仍得陪着笑走回来问道:「是!裘董还有吩咐吗?」
  「照这里的传统,每个来参加晚会的人都要上台表演一次才能离开,你们不能坏了这个规矩。」
  「表……表演!可是我们……都没準备啊?」David已经有点按捺不住了,语气显得有些上扬。
  「没準备,没关係,你们可以上去当特技节目的模特儿,你们只要当一次也算表演过了!」裘董旁边的刘副总搭腔道。
  所谓模特儿,其实是表演魔术或特技时的人体道具,通常是由观众来担任。
  「好吧!不过我来代表就好了!欣恬她可不可以免了?」David无奈的道。
  「没问题!你有表演就算过关。」裘董爽快的答应,一旁刘副总已忙传会场的服务人员过来,要他们提前开场。
  趁着表演还在準备,David走回去向欣恬说这件事,她皱起眉头不安的道:「真烦!他们怎么这么无聊?你要小心点。」
  「没事的!一下子就好了。」David搂了搂欣恬安慰她,这一切看在远处的裘董眼里更是醋火中烧。
  几分钟后,舞台已準备好了,一座大铁笼被搬到台上。开场的声光音乐响起时,一个穿着皮製内衣的壮硕女人,在聚光灯的照射下从门口进来,一路走上了表演台,然后高举双手职业性的开场:「各位先生!各位女士!欢迎来到我们最刺激狂野的野兽秀!首先!要请今晚自愿担任主角的……David上台!」
  现场轰然响起了英雄式的欢呼!
  David隐隐感到奇怪,但又说不出这些人在高兴些什么?就被两个只穿短裤的健美男人推上台进了笼子,然后手脚被铁铐铐在栏杆上。
  「这是作什么?」他不安的大声问道,欣恬也觉得不对,正在盘算要如何因应,那女人竟从后面牵出两条可怕的巨犬,一条是长着长毛的獒狗、一条是近乎无毛的土佐,这两条畜牲足足有小马大小,而且显然是兽性未驯,一直发出低沉的吼声,让人听了不寒而慄。
  接着更让David和欣恬从头冷到脚底的是,那女人竟然放那两条狗进了David被铐的笼子里,把笼门关起来!
  「你……你在作什么?放我出去!救……救命……」David吓得腿都软了,头皮麻到脊椎,那两条狗在他身边打转,从鬆垮的嘴边露出森白的利牙,一直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的低吼,好像随时会扑上去咬断他的颈子。
  「你们开什么玩笑!快点放他出来!不然我要报警了!听到没……」欣恬见男友和两条野兽关在一起,花容失色的大叫,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已闪着泪光。
  「报警没用的!警察根本进不来!」裘董绕到她身边,捧起她香香的髮丝边闻边说道:「而且这只是表演,又不犯法。」
  「还不犯法?!……David他……他会被杀死!你快点制止这个荒唐的节目。」欣恬差点没跪下去求他。
  看见这平时聪明理性的美女惊慌失措的模样,让裘董升起无比的兴奋及报复快感。
  「这个节目每次聚会都会有啊!只要你和David同心协力,他就不会有事的。」裘董轻搂着她因激动而发抖的肩头柔声说道。
  「裘董!求求你嘛!我改天再一个人来向您赔罪,你叫他们先放过David。」欣恬毕竟冰雪聪明,她知道裘董想什么,因此压抑着慌乱的情绪,娇声的向他求情,她想先过了这关就辞职不干了!
  但裘董这老狐狸又怎会上她的当?
  「要救David就只能靠你了,那两条畜牲都在发情期,脾气十分恶劣,正需要女朋友安抚,现在主持人叫它们不能攻击,不过不知能惟持多久……」裘董点起雪茄说道。
  「你是什么意思?难道要看David活活被咬死吗?」欣恬再也忍不下去了,挣开裘董放在她香肩的手大声怒斥!
  「主持人那里有母狗发情时的分泌物,你脱了衣服抹在身上进去安抚它们,让它们发洩够就可以解救David了!」裘董竟说出这种没人性的话,欣恬脑中轰然一片白色,差点就站不住……